女王的踩射
地区:太原市
  提问作者:林育珊
  时间:2022-11-30 21:01:42
对于这个你怎么看女王的踩射?
精彩回答
劳荣枝案18日二审 死者小木匠的妻子称不接受道歉 。。。。

来源:封面新闻

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杨峰 南昌报道

发电厂的烟囱高耸在浔阳江畔,日夜不息吐着白气。

工人们骑着车在烟囱四周的绿荫里进出,路过食堂门口时,相互隔着道路吆喝,“晚上喝点”。四周,蝉鸣聒噪。

劳荣枝案二审的消息,似乎在她生活了22年的家乡未引起波澜。这里很难找到一个熟悉她的人。年轻人对她的认知来自网络,年长的人,还没来得及跟她过多接触,她就跟着“法老七”亡命天涯了。

和她同届、毕业后同样分配在当地当老师的师范学院同学,艰难地回忆,“读书时候比较漂亮,朋友多,但我们没打太多交道。”

8月15日,距离二审开庭还有3天,二哥劳声桥讲起妹妹的往事,坚称劳荣枝性格温顺不爱虚荣,自身条件优越,没有抢劫杀人的动机。他长时间讲着各种法律术语,分析妹妹劳荣枝如何在法子英的威胁下参与案件,“我们家里没受到过法子英的威胁,可能就是因为她在中间挡住了这些威胁。”

劳声桥认为劳荣枝一审判决中的供述与法子英的供述多处不同,他认为一审判决“缺少能把劳荣枝钉死的实锤”,他要继续写材料呼吁,“以证据为裁判”。

8月17日,其中一名死者小木匠的妻子则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她不会出席二审,她相信法律。“首次开庭时,劳荣枝说对受害人家属道歉,我不接受。一条人命不是一句道歉能抹掉的。”


劳荣枝一审画面(来源:江西省高院)

# 往事 #

家境中等“不缺钱”

当老师后曾被邀请接待客人

劳声桥的家在一栋老旧居民楼,堆放杂物的桌上,散着几张写满字的A4纸。劳声桥将纸对折后压了起来。

在他眼里,劳荣枝认识法子英之前是个乖乖女。

劳荣枝有兄弟姐妹5人,她排老五,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一个。父亲是国企工厂的正式工,母亲和其他很多工人家属一样,是临时工。双职工的家庭,虽然孩子多,但家境尚属中上水平。

童年时期,他们租住在工厂附近。父亲闲时去江里捕鱼,母亲在房前屋后开辟了菜地,蔬菜多到吃不完。“有的家庭只有一个工人,七八个孩子,饭都吃不饱。我家的孩子不愁吃饭,平时还可以做点糊纸盒这类的零工。”

兄妹们做得最多的零工,是挑选猪毛。附近的工厂采购猪鬃时,原材料猪毛是杂乱混在一起的。兄妹5人把大包的猪毛领回家,用镊子将白色黑色的分别挑出来扎成捆,然后按照5斤、10斤的规格交回厂里换成零用钱。

劳声桥记得,自己曾给妹妹劳荣枝制作过一支新镊子。

作为最小的妹妹,劳荣枝没有受到格外的宠爱。上下学没有被接送过,1992年从九江师范学院幼师专业毕业后,凭能力被分配到一所小学当班主任。后来学校办不下去要解散,为了分流到好去处,她自己买了4条香烟去送礼,并未找哥哥姐姐们帮忙。

不过,在大哥劳官球的记忆中,小妹离家之前是幼师,上了一年多的班,月薪300元,比他还多200元。

劳声桥说,大哥很早离家工作,之后成家独立门户。他比妹妹劳荣枝大8岁,因成家太晚,跟劳荣枝一起在父母家住了很久,知道的情况清楚些。

“让她当班主任说明她有责任心。发工资了,也不买化妆品,只会买点衣服。有衣服会跟姐姐换着穿,她不是爱慕虚荣的人。”

2019年劳荣枝落网后被众多媒体报道,她在4起案件中均被指以坐台小姐身份寻找作案对象。她离开家之前,当地也有传言说她在娱乐场所坐台。对此,劳声桥称妹妹有陪人喝酒唱歌的情况,但不是传言中的“坐台小姐”。

那时候,附近工厂经常会接待发达地区来的客人。厂里负责接待的人,打电话到学校找劳荣枝,厂里要接待贵客,请她来作陪吃饭,吃饭之后到卡拉OK唱唱歌。

劳声桥说,负责接待客人的是他朋友,接待过程不会出现过分的事,“有时候客人连手都不摸,就有三四百元小费。她不是缺钱的人,不可能去做抢劫杀人的事。她离家的时候还带走了五六千块存款。”

劳声桥反驳着关于“劳荣枝家境贫困”的说法,他认为这样的说法,会让大众认为劳荣枝有作案动机。


江西省高院(杨峰摄影)

# 离家 #

跟随法子英离开老家

得知被警方调查后失去联系

1994年,劳荣枝在一场婚宴上结识了30多岁的法子英,由此走上了不归路。

劳声桥回忆,当时结婚的是劳荣枝学校校长的儿子,她与新郎并不熟悉,是因为风俗习惯被邀请去当伴娘。劳声桥说妹妹劳荣枝是个不善于拒绝的人,还带了姐姐一起避免尴尬,姐姐先回了家,劳荣枝则被法子英骑摩托车送回家。

“她在附近就下车了,走回来的。后来听邻居说,一个流里流气的人骑着摩托车来打听她。”

一天,法子英送劳荣枝回家时被母亲撞见,老母亲觉得对方相貌略丑,年纪偏大。劳声桥和大哥被母亲派出去打听这个男人。

劳家兄弟骑车在周边打听,但未找到法子英,两人作罢。之后,他们听说这个人外号“法老七”,是当地混混“法老五”的兄弟,有家有室且坐过几次牢,以开赌场和替人收账为生。

“一次在家吃饭,我和大哥要去找他说清楚,劳荣枝拦住,说我们两个人都打不赢他。”劳声桥未再解释为何没有再阻拦妹妹,他只说劳荣枝条件很好,作为正常人不会看上法子英,“她是被胁迫了,两人并非情侣”。

劳荣枝与法子英交往期间的生活情况,劳声桥记不得了,他没听到过妹妹抱怨与法子英的关系。“她跟姐姐关系亲近,有些话我作为哥哥不方便问她。”

姐姐称,妹妹劳荣枝是没啥脾气没啥主见的人,全网没看到一篇帮妹妹说话的文章,她不相信媒体。

1996年,劳荣枝在没跟家人打招呼情况下办了停薪留职,自称要跟朋友去南方做生意,态度非常坚决。离家之后,劳荣枝隔一周打电话报平安,最后一次电话是南昌案发之后,从那之后就失联了。

劳声桥记得,1996年5月,南昌熊某义一家三口遇害案发后,九江当地派出所曾来家里搜查,但没搜到有价值的物品。

派出所叮嘱家里,如果劳荣枝再打电话回来,先不要透漏案子情况。“当时警方在调查,没对外宣布案子。妹妹打电话来,我妈就问她是不是出事了,派出所来找过她,她说没出事,就把电话挂了。”


劳荣枝落网照片(来源网络)

# 公诉 #

检方指控其作案4起致死7人

与法子英供述细节存在差异

1999年7月23日,法子英持枪前往受害人殷某华家里领取赎金,殷某华妻子趁机报警,法子英当场被捕。同年12月,法子英被执行枪决。2019年,劳荣枝落网。2021年南昌中院以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、绑架罪,判处劳荣枝死刑。

对比两人的判决书,两人对案件过程供述中存在部分细节上的不一致。

检方指控,1996年劳荣枝在南昌某KTV从事有偿陪侍,将受害人熊某义诱骗至一室一厅的出租屋后,法子英将熊某义杀害。当晚,二人携带从熊身上搜得的钥匙,来到熊家抢劫财物。熊某义妻子张某、3岁女儿熊某璇被杀害。

关于这起案件中受害人被杀,劳荣枝是否在现场,是否知道受害人被杀,两人的供述存在差异。法子英供述,杀害熊某义之前,劳荣枝离开了房间;两人一同到熊家行凶时,劳荣枝等在门外,他将人杀害后才喊劳荣枝进门,告诉她家里没人。

据劳荣枝供述,两人一同进入熊家抢劫财物,期间法子英强奸了熊某义的妻子。她按法子英要求带着现金财物先行离开时,曾提议放火烧了熊家毁灭指纹。她在约定的集合点,等来法子英时,隐隐约约知道法子英可能杀了人。

南昌中院一审认为,熊某义被害过程中是劳荣枝实施了捆绑,理由是熊某义体重较重,法子英单独持刀控制的同时实施捆绑,难度大;关于熊家母女遇害,两名案犯供述都提到“点一把火烧了这个家”“留法子英要善后”,足以证实两人作案有预谋。

1997年,劳荣枝和法子英在浙江温州抢劫杀害了两名女子梁某春和刘某清。

在1999年合肥绑架杀人案中,为逼问受害人殷某华对财物,法子英从马路上将木匠陆某明诱骗至出租屋杀害,殷某华写下交钱的纸条后被杀害。

关于劳荣枝在其中属于什么角色,两人供述中也有细微差异。法子英落网后曾供述,其携带纸条前往殷家找殷妻子取款时,曾告知劳荣枝“如果我12点没回来,你就把他杀了”。

法子英之后曾改变说法,称此前他用铁丝已将殷某华勒死。但在他的供述记录中,他两次外出取赎金,都交代过劳荣枝“如果我没回来,就把他杀了”。

劳荣枝供述,两人都是法子英杀害,她在这次作案中是配合法子英,因为她是女性,力量小。

南昌中院一审认为,劳荣枝明知法子英要杀人的情况下,去买冰柜用作存放尸体,还协助法子英移动装有尸体的冰柜;她在勒索字条上添加“他的同伙一定会让我比刚才那个人死得还快”等威胁内容。劳荣枝与法子英在上述案件中同属主犯。

在劳荣枝案审理中,新增的一起绑架案中有两名幸存者。幸存者证言提到,被劳荣枝诱骗至出租屋后,劳荣枝在法子英指挥下对他捆绑,两人配合默契;劳荣枝出门取赎金前,两人曾商量“几点没回来就把他杀掉”。


资料图

# 潜逃 #

化名潜逃成时尚女郎

曾被评价“善于表演”

1999年7月23日,没能等到法子英返回的劳荣枝化名逃武汉、河南,最后到厦门,隐姓埋名20年。

她曾化名“雪莉”在酒吧、KTV等夜店销售酒水,凭借姣好外貌和善解人意,吸引了大批顾客。之后,她与新男友在商场经营了一家手表店。

曾有媒体报道,劳荣枝在潜逃期间生活优渥,喜爱画画和养宠物,还学会了小提琴和钢琴。2019年被抓捕后,其精致的生活情况曾在网上引发关注。

落网后的劳荣枝,对杀人指控坚决否认,声称是受法子英威胁参与作案,逃亡期间失去了自首机会。

劳荣枝落网后,曾三次供述在熊家杀害熊某义妻女后,提议“放火烧了这个家”来毁灭指纹,但在一审中她否认了这些说法,只承认在现场翻找财物。

至于为何选择熊某义下手,劳荣枝也多次改变说辞。她曾说熊某义到出租屋是来装空调,又说是与熊某义谈恋爱被法子英撞见。在另一个版本的说法中,是因为与法子英闹分手,法子英想弄两万块钱补偿她。

劳荣枝曾供述,法子英强奸过熊某义的妻子,但尸检显示熊某义的妻子没有被强奸迹象。她说自己离开出租屋时,熊某义还活着。

有证人在一审中证言,案发当天下午4时左右曾拨打出租屋电话,是劳荣枝接听电话,证明当天下午劳荣枝在出租房里。

在一审中,小木匠的妻子曾作为受害人家属出庭参加审理,其代理律师庭外受访时以“善于表演”评价劳荣枝。

大哥劳官球说,他们的母亲2021年去世,劳荣枝一直没跟家里联系,去世前念叨着,宁愿她是死在了外边。

二哥劳声桥认为报道中劳荣枝“色诱”受害人的情节不可信。他坚持认为首案受害人熊某义与劳荣枝是谈恋爱,法子英吃醋杀人;劳荣枝在法子英胁迫下不敢逃离,因为担心家人的安全。他认为小木匠是被法子英诱骗到出租屋杀害,与劳荣枝无关……

8月17日,小木匠的妻子表示,不会出席二审,她相信法律。“首次开庭时她说对受害人家属道歉,我不接受。一条人命不是一句道歉能抹掉的。”

257次预览
334人已点赞
3396人已收藏
知名博主
韩俊宏
刘石新
连克欢
最新回答(5622+)

李昆文

发表于8分钟前

回复 林启名 :  因此,刘译阳认为不必过分担忧产能过剩问题,中国光伏产品的优势正是建立于产能产量规模之上的性价比,需求与产能的比例至少要达到1:1.3,这样才能促进行业优胜劣汰。“应该充分公开各环节已有产能与扩产计划,至于企业是否还愿意在某个环节投入,政府不应以事前审批的形式干预,而是应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,针对囤积居奇、价格同盟等行为。”


杨豪柔

发表于7分钟前

回复 张康宏 :  跟很多人大赛前容易出现紧张、焦虑的情绪不同,张伟丽说每次比赛都有一种度假的感觉,因为终于不用那么高强度训练了,只需要克服降重关即可。


叶刚俐

发表于8分钟前

回复 韩俊宏 :  病例6为中国籍,在新加坡工作,自新加坡出发,于2022年9月2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,其间出现症状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
类型问题
女王的踩射
相关资讯
热度
00
点赞

友情链接: